主页 > www.22777.com >

【张北文艺·原创文学】时光深处(二十三)

更新时间:2019-07-20

  六合精英平码论坛,任丽红,笔名,蕊叕。生于1980年2月。黑龙江人,现居河北张家口,大学理工科教师,文学爱好者。诗词作品散见于《北上广文学》,《上海诗刊》,《广州诗刊》等刊物杂志。小说作品发表于《小说阅读网》和《飞卢小说网》。

  玉儿还要拉着阿花陪她一起玩儿刺激的项目。这怎么可能,就是看一看,阿花已经吓得腿软了。

  过山车起起伏伏,上下翻滚。玉儿,春生和过山车里的一群人,张大嘴巴,高声尖叫。

  阿花的心一直悬着,她不担心玉儿,那丫头在山城的公园里也坐过过山车,只是这里的过山车规模更大。

  “玉儿,不要玩儿这样危险的项目了,我们去看华夏五千年。”阿花转过来对玉儿说。

  好在有胆量玩儿这种惊险刺激项目的人不多,几乎不用排队,玉儿把这些项目玩儿了个遍,玩儿了个尽兴。

  “伯伯,我要吃冰激凌。”玉儿很机灵,她知道跟谁要吃的会更容易,如果是阿花,这也不能吃,那也不能吃。但是伯伯,对玉儿是有求必应。

  甜蜜,是的,有一丝丝甜蜜。那个她曾经深深地伤害过的人,并没有一丝的怨恨她,还是一如当年那样温暖的陪伴在她的左右。

  苦涩,是的,有一丝丝的苦涩。此时此刻,陪在她和玉儿身边的男人不应该是大伟吗?到现在,那个男人连一通电话都没有打。

  玉儿要在游乐里的“苏菲娅公主”主题餐厅吃饭,888元的主题包房已经满了,还有1888元的主题包房。

  看了价格,阿花果断的拒绝了玉儿的要求。这怎么可以!这一顿饭要花去阿花半个月的工资。

  阿花看到了玉儿的失望,也知道噘着嘴忍着泪的玉儿可怜,但是,也要有原则啊。

  “就在这里吃一次吧,又不是每天都在这里吃。”说着春生已经把银行卡递给了服务员,“刷卡吧,没有密码。”

  然而,她阿花不是也让春生哥陪着旅行了吗?这又是以什么理由?她又有什么资格呢?

  整个房间装修成欧式的皇家餐厅,服务员穿着管家的服装恭敬地立在一边,玉儿正穿着苏菲娅的公主裙在镜子前转来转去。

  阿花催促着玉儿洗了澡。小孩子心里想的永远是玩儿,阿花若是不催促,玉儿是不会去洗澡的。

  阿花吓了一跳,忙出去找玉儿,“玉儿不在自己房间,一定是去春生哥的房间了”。

  那孩子盘腿坐在床上,左手伸开放在腿上,右手从左手里拿瓜子仁往嘴里吃,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电视,看着她最喜欢的动画片。

  有那么一瞬间,这样一个让阿花害怕的念头涌上心头,“春生哥做玉儿的爸爸是不是也行?”

  “嗯,你去洗吧,二十分钟能洗完吗?十一点,我让玉儿回去。”春生看了看手表。

  回到房间,阿花开始洗衣服,刚刚的画面再次浮现在脑海,刚刚的那个念头也再次涌上心头。

  对玉儿而言,春生只是伯伯,永远都不可能是爸爸,她的爸爸是大伟,大伟再不济,但他永远都是玉儿的爸爸。

  一旦生活在一个屋檐下,所有的不和谐,所有的矛盾就会显现出来,不能那样自私,不能拿玉儿的幸福做赌注。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